再看張藝謀的《活著》,一樣的鏡頭,不一樣的感動

故事梗概:

故事的主人公福貴是一個嗜賭如命的紈絝子弟,把家底兒全輸光了,老爹也氣死了,懷孕的妻子家珍帶著女兒鳳霞離家出走,一年之後又帶著新生的兒子有慶回來。福貴從此洗心革面,和同村的春生一起操起了皮影戲的營生,卻被國民黨軍隊拉了壯丁,後來又糊里糊塗的當了共產黨的俘虜。他們約定,一定要活著回去。歷盡千辛萬苦,終於平安回到家中,母親卻已去逝,女兒鳳霞也因生病變啞了。

一家人繼續過著清貧而又幸福的日子。在“大躍進”中當上區長的春生不慎開車撞死了有慶,一家人傷痛欲絕,家珍更是不能原諒春生,她說:“你記著,你欠我們家一條命。”文革時,春生遭到迫害,妻子自殺,一天半夜他來到福貴家,把畢生積蓄交給福貴,說他也不想活了。這時家珍走出來對春生說“外面涼,屋裡坐吧。”春生臨走時,家珍囑咐他,“春生,你還欠我們家一條命哪,你可得好好活著!”

後來鳳霞認識了忠厚老實的二喜,兩人喜結良緣。然而不幸總是不肯放過福貴一家。不久鳳霞生下一子,自己卻因難產而死。鳳霞的兒子取名叫饅頭,聰明可愛。影片結尾,福貴對饅頭說,“你是趕上好時候了,將來這日子就越來越好了。”

四十年,彈指一揮或是滄海桑田,無數黃面孔的、沉默的、堅韌的中國人就這麼無聲無息地繼續活著。

再看張藝謀的《活著》,樸實無華的鏡頭語言敘述下,仍然那麼蕩氣迴腸,令人感動。

一個家庭,在不同時代下一幕幕悲歡離合的悽婉故事,讓我們見證著當時特定時代背景下整個社會的歷史變遷。

再看張藝謀的《活著》,一樣的鏡頭,不一樣的感動

四十年代

在共產黨領導下的解放軍尚未完全解放舊中國的時候,舊社會所遺留下來的不良陋習依然根深蒂固處處可見,就如電影中的賭博,讓眾多紈絝子弟們為之傾灑心神,除此不顧。而片子中的主人公福貴也正是一個嗜賭成性的紈絝子弟終步步將自己、乃至整個家一體葬送,結果丟掉房產,氣死老父,就連老婆、孩子也離其而去,落得人財兩空,正如淪落最後那一剎那他所脫口而出的:“一切都沒了”。

經歷了從有到無的無比落魄,似乎又因後來老婆、孩子的歸來情形略加好轉,從此洗心革面輾轉它鄉為營生沒日沒夜的幹,以皮影戲謀生安命。但好像一個人從好學壞特容易,但要從壞轉到好卻總要經歷那種種磨難,就在福貴這個劇中主人公為養家餬口四處奔波日夜辛勞時,不幸遭國軍抓丁充軍,經歷了離奇的人生曲折從死人堆裡活了下來,又成為共產黨的俘虜,繼而又安然回到老家。

再看張藝謀的《活著》,一樣的鏡頭,不一樣的感動

物換星移。久別回鄉,家中早已物是人非:老母病死,妻兒受苦,而女兒鳳霞也因一場大病失去聽覺變成啞巴……

遇到這些事,這人生之是是非非真是從何說起呢?讓人欲哭無淚。

“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說的又何嘗不是。陰差陽錯,因為早年嗜賭而丟掉的房產似乎也並非是件壞事,不僅不是壞事,反倒救下他一命,也改變了他整個家庭的命運。而奪走他房產的龍二因居此豪華房產被劃為地主成分又拒絕交公並付之一炬被認為公開反革命而判處死刑。

對福貴而言,可謂算的上因禍得福了,也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五十年代

五十年代的中國,自發起了“大躍進”運動,全國上下到處呈現出一派急躁冒進的過火勢頭,大鍊鋼鐵,全民動員,不切實際,趕英超美,正是該時期歷史鏡頭的鮮明寫照。

作為生活在該時代下普普通通又平平凡凡的福貴一家,也經歷著由“大躍進”運動所帶來的是非、寒心與痛苦。人們遐想著雞長大後變成了鴨,鴨長大後變成了鵝,鵝長大後變成羊,羊長大後變成牛,牛長大後就實現了共產主義的樸素、浪漫的美好生活嚮往;進大食堂,吃大鍋飯,熱熱鬧鬧,看起來好不喜慶,著實讓人嚮往;就是幹起活來也是熱火朝天、激情飛揚,還能有皮影戲助興,看上去人人臉上都掛著笑容……而福貴一家無疑在這整個社會都充滿激情、亢奮情緒的氣氛中過著開心、快樂與幸福的日子。

再看張藝謀的《活著》,一樣的鏡頭,不一樣的感動

然而,“福兮禍之所伏”。就在這萬家歡笑整個社會瀰漫著激情、亢奮、喜慶氣氛的背後卻不知不覺的醞釀著巨大的社會悲哀和不幸——因為急躁冒進不切實際趕英超美,急劇的吞噬著人們的身心健康,所有人都在這場沒日沒夜沒命的大鍊鋼鐵中犧牲著睡眠,丟掉著健康,以至於一個小小的孩童都自始至終不能睡上一個整晚覺。於是乎,悲劇發生了,不該發生的如約而至,有慶——這個福貴與家珍的兒子,一個聰明可愛,活潑機靈的孩子,被無情的奪去了小生命。這樣一個充滿可愛的孩子,這樣一個巨大而令人無法忍受的悲痛,不光是痛失親子的福貴一家痛心疾首,哀腸度日,就是我們這些觀眾看了,又有誰不痛徹心腸呢?

……

六十年代

六十年代,在中國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的大地上發生了一場舉世矚目給全國人民帶來深重災難歷時長達十年的浩劫——文化大革命,一大批政績卓越為國為民的幹部官員紛紛被打倒,並冠以“資本主義當權派”等種種帽子,人心惶惶,戰戰兢兢,成為當時真實境況的切實寫照。

福貴一家在這場突如其來的革命風暴中經歷特殊“照顧”的同時又不可避免的遭受著來自時代大氣候變遷所帶來的巨大身心悲痛:曾為解放軍唱皮影讓他在文革風暴的襲擊動盪中享受著安全及由其所帶來的特殊眷顧——讓自幼不幸失聰的女兒鳳霞找到了自己的人生歸宿,結下美滿姻緣,從此父、母、女、婿和睦孝敬,全家其樂融融,共享天倫之樂;同時又因為時代境況的侷限讓一大批學術權威被紛紛打倒以致在女兒臨盆分娩時找不到專門的婦科代夫而白白慘死,原本已失去兒子有慶淪落殘缺的家庭再次凋敝,真是“屋漏更遭連陰雨,船破又遇頂頭風”。

再看張藝謀的《活著》,一樣的鏡頭,不一樣的感動

……

以後

兒子走了,女兒也離開了,家裡成了兩位歲月滄桑的老人的世界。不過還好,還有一個爛漫可人的小甥子,和一個仁厚孝敬的女婿。姥姥姥爺看著外甥,女婿二喜也守著岳父岳母。雖然依然顯得清貧,但整個家卻洋溢著幸福美滿的氛圍,不時的迴響著一家人暖和溫馨的祥和。

……

時代變了,正如福貴對小外甥饅頭說得:“你趕上好時代了,以後日子會越來越好了”;也正如小外甥問姥姥姥爺的:“雞長大後變成什麼?”回答說:“雞長大後就變成了鴨。鴨長大後就變成了鵝,鵝長大後就變成了羊,羊長大後就變成了牛,牛長大後我們的饅頭也就長大了,日子也就越來越好了,生活也越來越好了……”

社會轉正了,人們的思想也變得清醒起來,不再如以往那樣天真、遐想,卻同時顯得愚昧。社會的健康也讓人們的生活走向了正軌,人們也在這時才真正的安居樂業起來,這是國家之福,是社會之福,更是人民之福。

再看張藝謀的《活著》,一樣的鏡頭,不一樣的感動

最後值得稱道的一個人物——鎮長

在劇中,鎮長是值得稱道的——鎮長像個鎮長,溫和慈祥,為百姓奉獻著自己的愛。上情下達,走家串戶,往來離去都是一張洋溢著熱情笑容的臉,時時處處都是一副樂觀爽朗開懷高昂的神情,就如人家婚嫁生子,他都以一個鎮長父母官的愛民之心表示關心,繫於心懷,關切備至,讓人感受著溫暖,春光融融。

無需置疑,這是一個好乾部,人民需要的好公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