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為什麼要拒絕摩天大樓?

紐約市市長表示,紐約將引入立法來禁止建設對全球變暖做出巨大貢獻的摩天大樓,“它們不會在我們的城市或者地球上佔有一席之地”。

紐約市約5萬座大型建築必須在2030年前減少40%的碳排放量,到2050年要減少80%,不合規的建築或將面臨高額罰款。

日前,坐落於美國紐約市曼哈頓區的特朗普大廈又一次被推上風口浪尖,它被推選為“紐約最低能的建築之一”。

紐約市城市審計資料顯示,特朗普大廈屬於每平方英尺所消耗的能量超過了92%的大型住宅建築。據克瑞恩紐約商業報道,美國環保署和美國能源部管理認證的能源之星計劃給予特朗普大廈的能效分數為44分(滿分100分),比整體中位數還要低30%。

紐約為什麼要拒絕摩天大樓?

美國紐約,金碧輝煌的特朗普大樓。 (視覺中國/圖)

不止特朗普大廈,在高樓林立的紐約市,巨大玻璃幕牆高層建築是節能減排的一大阻礙,紐約的建築物排放了全市近70%的溫室氣體。

當地時間2019年4月18日,紐約市議會通過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減排政策,為市區內表面積超過25000平方英尺(約合2322平方米)的高樓大廈規定排放溫室氣體的上限。並規定紐約市約5萬座大型建築必須在2030年前減少40%的碳排放量,到2050年要減少80%,不合規的建築或將面臨高額罰款。

4月22日,在世界地球日當天召開的“綠色新政”新聞釋出會上,紐約市市長比爾·白思豪更是表示,紐約將引入立法來禁止建設對全球變暖影響巨大的摩天大樓,“它們不會在我們的城市或者地球上佔有一席之地”。

2%的建築消耗了全市45%的能量

據悉,屬於特朗普名下的其他建築,包括特朗普國際酒店、多米尼克酒店等均未能達到節能減排的標準要求,能效分數低於中位數。美國綠色建築委員會也表示,沒有任何一座特朗普名下的建築獲得美國綠色建築協會所頒發的LEED認證。

高層建築的耗能和溫室氣體排放問題引起越來越多的關注。

支援該立法的紐約市環境保護組織ALIGN-NY通過分析發現,紐約2%的建築卻整整消耗了全市45%的能量。2015年,大紐約聯盟的一項研究發現,曼哈頓的10個“精英”住宅區是該市能效最低的建築群之一。

紐約是沿海城市,海拔低,一直擔心氣候變化的影響。紐約市議會環境保護委員會主席康斯坦丁德斯提及,“紐約已經意識到氣候變化的殘酷現實,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在過去兩年裡一直在推動針對碳排放的合理立法工作。”

紐約為什麼要拒絕摩天大樓?

2018年11月,美國紐約摩天大樓構成的天際線。 (視覺中國/圖)

批評者與擁護者

在紐約這一新減排法案出臺後,批評人士表示該規定過於嚴厲且不切實際。紐約郵報幫美國銀行大廈算了一筆賬,雖然該建築拿到了LEED認證,但在新法案下,依據碳排放量標準,在2024年時他們仍需繳納近250萬美元的罰款。

紐約時報也採訪了位於皇后區一家擁有四棟公寓、共計437個單元的公司董事會主席埃德厄姆勒,他表示從目前的碳排放情況要降低到20%以下,憑藉現有的技術是無能為力的。“這裡不會有一支神奇的魔杖。”

有批評者指出,對摩天大樓建造的嚴格限制只會讓更多的商業機構遠離紐約。當地房地產委員會的總法律顧問卡爾·霍姆說:“法案可能會規定建築高度,這是不現實的。”

而擁護者則認為,改造大樓可以為建築師、能源建模師、工程師及建築工人提供新的崗位。

事實上,紐約市長比爾·白思豪雖然屢次提及“禁止”一詞,但是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禁止紐約建設高層建築,也不意味建築物不能使用玻璃幕牆。法案希望能夠加緊能源稅收,通過提高建築成本而遏制摩天大樓的建造。

綠色建築早有探索

綠色建築的構想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各國都在不斷嘗試並創新設計能夠節能減排的綠色建築。

英國倫敦在2010年就已經建成的Strata大廈,雖然被評為“英國最醜建築”,但其頂部的三座風力渦輪發電機能收集不同方向的風,據稱可為整個建築提供約8%的能源。

紐約為什麼要拒絕摩天大樓?

擁有風力發電機而被稱為“電動剃鬚刀”的Strata大廈。 (視覺中國/圖)

高度超過240米的巴林世貿中心雙子塔也是利用風力發電的代表建築之一,兩座大廈之間水平支援的三座風力渦輪發電機,據稱每年可負荷11%-15%的所需能源。

紐約為什麼要拒絕摩天大樓?

巴林世貿中心,塔樓之間安裝了3臺水平軸發電風車。 (視覺中國/圖)

與此同時,國內的眾多高樓大廈也開始注重綠色設計。拿到LEED鉑金級認證的越秀金融大廈號稱擁有雨水收集系統、太陽能集熱器等設計,還享有可通風換氣“呼吸式幕牆”,可減小溫差節約能源。

作為中國目前已建成建築中的第一高樓——上海中心大廈同樣也獲得了LEED鉑金認證和中國的三星級綠色建築設計標識。建造時其考慮了環保節能因素,外層玻璃幕牆給大廈圍裹了一張絕緣層,大大節約了能源消耗,也設計了雨水回收系統和能量回收等。

南方週末特約撰稿 賈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