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已經無法阻止廢氣洗滌器了?

· 全球已有20多個港口對廢氣洗滌器“放行”。大多數船東都選用了開式廢氣洗滌器

· 由於擔心開式廢氣洗滌器的洗滌廢水可能汙染海域,不少港口禁止使用開式廢氣洗滌器。因為缺乏統一明確的相關研究,這種對於洗滌廢水汙染海域的擔憂有可能蔓延,導致禁用國家和港口的名單進一步增多。

· 來自德國、DNV GL、日本對開式廢氣洗滌器的研究結果不盡相同。爭論的結果最終只能由進一步的研究資料來決定。

人類已經無法阻止廢氣洗滌器了?

資料圖 來自idcconsorzio.com

人類已經無法阻止廢氣洗滌器了:有資料顯示,僅中國修船企業“斯佩克”成員單位目前手持船舶廢氣洗滌器改裝訂單就達1256艘;法國航運諮詢機構Alphaliner指出,集裝箱船廢氣洗滌器的訂購總數估計已超過700套;清潔航運聯盟2020(CSA 2020)近日稱,全球已有20多個港口證實無意在其相應水域禁止廢氣洗滌器的使用。業內人士表示,多數港口對廢氣洗滌器的“放行”,或將在一定程度上消除船東疑慮,但最終是有更多港口限制使用還是更多港口允許使用廢氣洗滌器,還取決於進一步的研究結果,國際海事組織(IMO)可能出臺相關方案和法規。

洗滌水汙染之爭

本來,CSA 2020以及配套企業和部分船東均一直擔心更多港口步入限用廢氣洗滌器的行列,但此次在CSA 2020執行委員會成員與港口官員舉行會晤後,卻傳來令他們振奮的訊息:來自歐洲、美洲、亞洲及大洋洲的20多個港口針對廢氣洗滌器提交書面批准及無異議信函。據CSA 2020稱,這些港口表示,他們無意再向IMO提交關於船舶廢氣洗滌器的任何檔案,除非有更具說服力的新研究結果公佈。而且,那些已經決定禁止使用廢氣洗滌器的港口也“開始重新考量此前的決定”。

廢氣洗滌器是一種用水清洗主輔機廢氣來清除其中硫化物的系統,主要分為開環和閉環式。開式廢氣洗滌器使用海水來清洗廢氣,清洗用的水經簡單處理後被排放回海里;閉式廢氣洗滌器使用封閉的經過鹼性物質處理的清潔水,洗滌水會被迴圈利用,少量的洗滌水將被送到汙水處理廠處理後再被排放到大海。開式廢氣洗滌器在安裝、操作、維護等方面均較閉式更加簡單,目前大多數船東都選用了開式廢氣洗滌器。按照DNV GL釋出的統計資料,目前的訂單中,約有72%為開式廢氣洗滌器。然而,由於擔心開式廢氣洗滌器的洗滌廢水可能汙染海域,不少港口禁止使用開式廢氣洗滌器,如新加坡、挪威、比利時、印度、美國、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等國家和地區的多個港口已宣佈禁止在一定範圍內使用開式廢氣洗滌器。業內人士表示,因為缺乏統一明確的相關研究,這種對於洗滌廢水汙染海域的擔憂有可能蔓延,導致禁用國家和港口的名單進一步增多。

今年2 月,包括英國、法國、德國在內的 28 國聯合歐盟委員會,正式向IMO海洋環境保護委員會第74屆大會(MEPC 74)提交了《對廢氣清洗系統的液體排放進行評估並制定協調規範和導則的議案》。該議案建議,MEPC 應考慮,包括但不限於制定更嚴格的針對廢氣洗滌器排放水的控制指標,或者如果認為有必要,可禁止廢氣洗滌器的排放。

對此,CSA 2020認為,這一提議主要基於猜測,缺乏可信的證據。“站隊”廢氣洗滌器的船東則表示,開式廢氣洗滌器確實將部分汙染轉移到了海洋,但海洋具有超強的自淨功能,完全可以消除這些洗滌水的影響。

研究結果或帶來轉機

爭論的結果最終只能由研究資料來決定。聯合國海洋汙染科學研究專家組也指出,由於投入執行的船舶廢氣洗滌器越來越多,推薦開展全面的海洋環境風險評估。

此前,德國曾向IMO第六屆汙染防治和響應小組委員會(PPR)提交了正在進行中的、針對閉式和開式廢氣洗滌器排放水研究的初步資料。這些研究資料顯示,成噸的重金屬及可能致癌的多芳烴通過船上的廢氣洗滌器排放到海中,被海洋生物食物鏈捕獲積聚。

今年2月,DNV GL公佈了一項與嘉年華集團聯合開展的為期3年的研究。他們最初從23艘裝有開式廢氣洗滌器的嘉年華所屬船舶上收集了79份洗滌水樣本,隨後又從安裝有廢氣洗滌器的53艘船上獲取了281份洗滌水樣本,分析結果顯示,這些樣本始終遠低於IMO標準和法規限制要求。

對廢氣洗滌器更有利的研究結果來自日本。今年3月有訊息稱,日本已向IMO提交了一份報告,介紹了相關研究的資料和結果,認為當IMO的標準要求得到滿足時,禁止使用開式廢氣洗滌器是不科學的。日本最初進行這項研究是為了減輕日本漁業對廢氣洗滌器使用的擔憂。該研究採用與測試壓載水處理系統相同的方法,模擬了開式廢氣洗滌器對環境的長期和短期影響,涵蓋了潛在汙染物的整個範圍,包括pH值、硝酸鹽、亞硝酸鹽、磷和化學需氧量等,並重點研究了與開式廢氣洗滌器有關的多環芳烴汙染問題。該研究考慮了可能的最糟糕情況,相關試驗在部分封閉地區,包括東京灣、瀨戶內海和伊勢海等水域進行了10年。日本的這一研究發現,開式廢氣洗滌器中廢水的硫含量是可消解的,重金屬含量低於日本陸地汙染源的排放標準約100倍。

業內人士表示,國際上的這些研究結果均已提交給IMO,下一步,IMO應該會對其進行綜合考量,有可能再開展補充及後續研究,或出臺相關規範。據瞭解,28 國聯合歐盟委員會向MEPC 74提交的議案也建議MEPC成立工作組,針對廢氣洗滌器洗滌水排放進行評估並制定協調規範和導則,考慮排放所需要滿足的條件和排放區域限制等。

業內人士分析認為,如果後續研究與相關規範支援日本方面和DNV GL的研究結果,那麼會使更多港口對廢氣洗滌器持“開放”態度,並可能使從前限制使用廢氣洗滌器的港口“改弦更張”,從而為廢氣洗滌器的應用進一步“開啟大門”。當然,對於像美國加利福尼亞海域等船舶硫氧化物含量限定在0.1%以下的船舶排放控制區來說,應該依然會對廢氣洗滌器採取極為審慎的態度。目前,美國加利福尼亞海域對船舶廢氣洗滌器的使用限制最為嚴格,除非用於研究試驗專案,否則不接受使用廢氣洗滌器等效替代低硫油方式,開式、閉式廢氣洗滌器均不接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