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亂談:上市公司存款造假,審計師為何會難以發現?

上市公司近期頻發的存款造假,審計師為何會難以發現?要搞清楚這個問題,首先要明白審計師的責任到底是什麼?以及審計師是如何執行審計工作的。

按照審計準則,審計師在審計中的工作和責任主要包括以下四點:(1)審計師的責任是在執行審計工作的基礎上對財務報表發表審計意見。(2)審計師按照中國註冊會計師審計準則的規定執行審計工作。根據準則要求,審計師遵守職業道德和執行審計工作以對財務報表是否不存在重大錯報獲取“合理保證”(是合理保證,而不是保證)。(3)審計工作包括實施審計程式以獲取有關財務報表金額和披露的審計證據。這實際上取決於審計師的主觀判斷。(4)審計師需要自行評估獲取的審計證據是否是充分、適當的,並以此作為發表審計意見的基礎。

這裡的核心是:“主觀判斷”和“合理保證”。

下面透過兩個案例說明審計師發現管理層蓄意舞弊或故意造假到底有多難。

1、 金亞科技虛增銀行存款2.18億元案。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細節中往往贏藏著魔鬼。金亞科技虛增銀行存款2.18億元未發現,致使貨幣資金審計失敗。在執行審計的過程中,企業提供了偽造的銀行單據未發現異常,函證時銀行也提供了銀行詢證函。問題出現在關於函證接收傳遞過程中被被審計單位做了手腳。這個案例給廣大審計師上了一課:(1)審計師對於銀行單據,特別是銀行對賬單,尤其是期末金額重大的相關銀行對賬單,審計師必須親自列印。審計師要全程關注銀行對賬單的列印、郵寄和傳遞的過程。(2)在網銀如此便捷的時代,對於風險較大的專案,審計師應溝通並且要求客戶對我們開放,或者允許我們親自核實網站資訊並登入查驗,全程關注網銀流水記錄匯出過程,用網銀資料進行核對。(3)出報告前必須銀行函證全部拿到,堅決杜絕遺漏。然而以上這些審計細節,做過審計師的人都知道,限於時間和人手,實際執行起來非常困難。

2、九好集團興業銀行杭州分行3億元定期存款造假案

審計師利安達在對九好集團2015年年報進行審計時,於2016年6月2日收到銀行的詢證回函,僅查詢了企業網銀和徵信中心的企業信用報告,就出具了審計結論“未見異常情況”,故未能發現虛增3億元銀行存款及3億元定期存單質押的事實。其後,在被證監局提示風險後,6月7日利安達才對興業銀行杭州分行進行當面訪談,發現存款造假,然而在這之前,審計報告已經對外披露了。

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企業信用報告由商業銀行進行資訊錄入,往往存在滯後性。九好集團通過造假迴流的資金購買理財產品和定期存單,在使用理財產品和定期存單為資金來源方質押使其獲取貸款額度,資金來源方通過開立銀行承兌匯票並貼現歸還資金,到期後九好集團相關理財產品和定期存單用於歸還銀行。

回顧整個過程,審計師查詢了網銀,只能應對存在性問題,而不能針對權利義務;通過檢查企業信用報告,更是未必能發現被審計單位的權利義務,所以這個案例再次給了審計師群體一個警醒,除了關注貨幣資金的存在性問題,不能忽視權利與義務(康得新就是活生生的例子)。當前許多銀行的詢證過於強調存在性,相對忽視權利與義務,特別是銀行理財的質押擔保,通過銀行詢證,未必能獲得該資訊。目前在實務中,對於會計師寄出的銀行詢證函,部分銀行以自己的銀行格式回覆,部分銀行拒絕回函會計師對於標準模版修改的詢證函(例如,將理財產品作為單獨事項,函證是否質押,是否存在某些協議等)。

綜合以上兩個案例,如果管理層蓄意舞弊或故意造假,那麼導致審計結果出現重大紕漏的風險就非常高。因為管理層可以利用職務之便,直接或間接操縱會計記錄,提供虛假的財務資訊和證據,或凌駕於為防止其他員工實施類似舞弊而建立的控制或者審計程式之上。這些蓄意舞弊或故意造假,可能涉及精心策劃和蓄意實施以進行隱瞞(如偽造證明或故意漏記交易),或者故意向審計師提供虛假陳述,故很難被發現。如果涉及串通舞弊,審計師可能更加難以發現蓄意隱瞞的企圖,串通舞弊可能導致原本虛假的審計證據被註冊會計師誤認為具有說服力,具有更強的隱蔽性和更加嚴重的破壞力。

也就是說,如果管理層蓄意舞弊或者串通舞弊,從技術上很容易實現,從程式上也很容易被掩蓋,所以審計師查不出來就很正常,很多時候,面對上市公司大客戶,拋開專業素質、實務經驗和必要的謹慎而言,審計師群體本身也是弱勢群體。

赤裸裸蓄意舞弊或故意造假令人憤慨,但是投資者和審計師群體更需要擦亮眼睛,吸取教訓,並應以為戒。

凡是涉及蓄意舞弊或故意造假的公司,建議審計師和投資者一定要遠離,因為狗改不了,誠信上出現問題,比經營上出現問題更加嚴重得多,說明企業從根本上已經爛透了。(作者:二蟲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