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家銀行供應鏈金融展業概況全梳理

13家銀行供應鏈金融展業概況全梳理

對於銀行來說,供應鏈金融業務正在經歷“舊城煥新顏”的蛻變。

在傳統展業模式中,銀行開展供應鏈金融業務高度依賴於核心企業信用,並以線下模式為主,耗費人力精力的同時業務也面臨難以上量的瓶頸。在2012年的“鋼貿大危機”中,諸多鋼鐵行業供應商採用貨物多重抵質押的方式進行欺詐性融資,導致佈局其中的銀行不良率飆升,並自此對供應鏈金融心生怯意。

而如今市場的外部環境已悄然改變,近年來銀行對金融科技力量越發重視,多家銀行成立了直屬金融科技公司,日漸成熟的智慧倉儲及監控、電子合同簽章、區塊鏈等新技術,亦被逐步應用到供應鏈金融業務中,過往銀行在風控端的弱勢正被不斷抹平。疊加國家對供應鏈金融業務的政策端強力支援,以及國內中小企業應收賬款極大的市場融資缺口,銀行“重返供應鏈金融戰場”勢在必行。而以網際網路線上化、區塊鏈等技術為支撐的新展業模式,正成為供應鏈金融業務的突圍利器。

那麼如今各家銀行在供應鏈金融的佈局上有何具體變化呢?智信據2018年各家銀行釋出的年報資料,對5家大型商業銀行、4家代表性股份制銀行、兩家城商行以及電商系民營銀行的展業概況進行了以下梳理。

五大商業銀行佈局概況

工商銀行

工商銀行供應鏈金融業務的新變化主要體現在其線上小微金融服務平臺上,平臺主要包含純信用類的“經營快貸”、抵質押類的“網貸通”,以及“線上供應鏈融資”三大主要產品。工行還與平臺方中企雲鏈合作,創新了可流轉多層級的核心數字化應收賬款確認憑據,將核心企業信用進一步向供應鏈末端小微企業延伸。

僅2018年前9個月,工行便已累計為1300戶上下游客戶發放超過450億元的線上供應鏈融資。截至2018年末,工行的小微企業貸款總額達3216.85億元,同比增長18.1%,小微金融業務中心的佈局亦達到258個,全面推動供應鏈金融業務的落地。

農業銀行

農業銀行發力供應鏈金融首先體現在制度建設上,2018年農行總行建立了“普惠金融事業部+八大後臺中心”的事業部架構,37家一級分行和重點二級分行均成立了普惠金融事業部,形成“三農+小微”雙輪驅動的普惠金融服務體系。

在具體業務的推動上,農行主要通過發展“資料網貸”業務,向核心企業上下游小微客戶提供全線上化融資服務。截至2018年末,農行已為眾多核心企業的上下游小微企業發放貸款2.3萬筆,總額達91億元。而近期,農行也與平臺方中企運雲鏈合作推出了供應鏈新產品 “保理e融”,為核心企業上下游各層級供應商提供融資。

中國銀行

憑藉在國際貿易金融上的優勢,中國銀行早在2007年便推出了基於供應鏈融資的產品“融易達”,2009年成立供應鏈團隊並正式發力供應鏈金融,在2009~2014年七年期間,其供應鏈金融業務發生額便從740億元突破至1萬億元,年均複合增長率達68%。2011年底,中行通過“銀企對接”將平臺融資方的訂單資訊直連中行系統的方式,實現了首個線上供應鏈金融專案的落地,後續通過此種方式累計拓展了京東、蘇寧等300多家企業,線上發放融資超百億元。

中行2018年年報亦顯示,其正在參與“區塊鏈福費廷(Block Chain Forfeiting)交易平臺”和“數字票據交易平臺”的建設和投產,未來將繼續以“電子化”+“全球化”的方向拓展供應鏈金融業務。截至2018年末,其普惠金融小微企業貸款餘額為3042億元,較上年末增長12.26%。

建設銀行

建設銀行在2018年提出了普惠金融發展戰略三年規劃,並在組織建設方面實現了普惠金融事業部在一、二級分行的全覆蓋,累計組建小企業中心達288家。

具體到業務層面,建行則是圍繞企業採購、製造、銷售直至終端使用者的資訊流、物流和資金流“三流”的運作,設計研發了包括應收賬款融資、金銀倉、動產質押融資、訂單融資、動產質押融資等十餘個供應鏈融資產品。在業務受理中建行重點關注業務的真實交易背景,產品與企業資訊流、物流和資金流的高度嵌入,以及需提供結構化、組合式的服務。截至2018年末,建行已累計向3.3萬家企業發放了5385億元的線上供應鏈融資,線上供應鏈合作平臺達1184家。普惠金融領域貸款餘額6310.17億元,較上年新增2125.15億元。

交通銀行

交通銀行開展供應鏈金融業務主要通過“蘊通供應鏈”平臺進行,並主要圍繞汽車及其他各行業核心企業,通過與國內大型物流公司開展質押監管合作,並與保險公司開展信用保險合作的形式,交行先後推出了“快易貼”、“快易收”和“快易付”等產品,打造了“蘊通e鏈”的一系列供應鏈融資產品。

截至2018年末,交行累計拓展境內達標產業鏈網路超3000戶,產業鏈金融系列產品融資餘額超人民幣1100億元,較上年末增長 22.42%,交行的區塊鏈技術已在汽車物聯網金融領域落地應用,應收賬款鏈業務亦正在快速推進。

代表性股份制銀行佈局概況

平安銀行

平安銀行(原深發展銀行)是國內最早涉足並提倡發展供應鏈金融業務的商業銀行,2002年,深發展銀行成為國內首家系統性提出並推廣供應鏈金融及貿易融資產品組合的銀行,僅2005年,深發展銀行“1+N”供應鏈金融模式就創造了2500億元的授信額度,當年不良貸款率僅為0.57%。

線上上佈區域性分,針對產業鏈核心企業及其上游客戶,2018年平安銀行推出了供應鏈應收賬款服務平臺(SAS平臺),提供線上應收賬款的轉讓、融資、管理、結算等綜合金融服務。SAS平臺全面應用“平安區塊鏈”、“人工智慧+大資料”等核心技術,對貿易背景的真實性實施智慧核驗和持續監測。截至2018年末,平安銀行的SAS平臺累計交易量已突破100億元,為111家核心企業及其上游中小微企業提供服務。

浦發銀行

浦發銀行最早在2007年推出“企業供應鏈融資解決方案”,為核心企業提供信用服務、採購服務、存貨週轉、賬款回收等融資支援。自2011年起,浦發銀行致力於打造具有特色的供應鏈金融平臺,並與中國移動、神龍汽車、中遠物流等多家核心企業和物流公司合作,實現資訊流、物流和資金流的整合。

線上上化的佈局上,浦發銀行圍繞資產端核心企業的批量獲客,落地了“京浦e賬通”、 “京浦e商貸”等產品,並線上上供應鏈金融領域推出“政採e貸”和“票據池秒貸”等創新產品,以及雲資金監管、e企行綜合服務平臺等產品。截至2018年末,浦發銀行在供應鏈領域服務科技型企業客戶超過3.13萬戶,推動汽車供應鏈20條,服務汽車行業上下游客戶864戶。

中信銀行

中信銀行供應鏈金融業務主要通過構建三大平臺、四大增值鏈以及五大特色網路的方式推動。三大平臺包括物流融資平臺、同業合作平臺及政府支援平臺,四大增值鏈包括打造應收賬款增值鏈、預付賬款增值鏈、物流服務增值鏈、電子服務增值鏈,五大特色網路為汽車金融網路、鋼鐵金融網路、家電金融網路、電信金融網路及石化金融網路等。

中信銀行也於2018年10月成功上線全流程線上供應鏈金融平臺創新產品“信e鏈—應付流轉融通”,將中信銀行業務系統與核心企業的供應鏈金融平臺對接,藉助標準化電子“付款憑證”的多級流轉,向其上游N級供應商提供全流程、線上融資。2018年中信銀行還推出了國內首個區塊鏈福費廷交易系統,併發布“區塊鏈+供應鏈”試點創新專案,截至2018年末,其鏈上發生的業務量超過100億元。

浙商銀行

供應鏈金融是浙商銀行目前發展的重要戰略任務,浙商銀行從2016年開始研究區塊鏈技術應用,並於2017年8月率先投產基於區塊鏈技術開發的應收款鏈平臺。圍繞供應鏈金融,浙商創新“池化”及“線上化”的融資業務模式,在三池(湧金票據池、湧金資產池、湧金出口池)的基礎之上,繼續圍繞三大業務平臺進行展業。

一是池化融資平臺,其2018年簽約客戶達22290戶,同比增長43.58%,池內資產餘額3506.79億元,累計入池應收賬款筆數10.08萬筆,入池金額約729億元。具體產品“至臻貸”2018年簽約客戶1645戶,同比增長26.25%,融資餘額501.25億元,同比增長44.68%。

二是針對核心企業財務服務的易企銀平臺,2018年共落地易企銀平臺234個,較上年末增長172.09%,平臺累計融資367.85億元,較上年末增長485.28%。

三是應賬款鏈平臺,截至2018年末,浙商銀行落地應賬款鏈平臺1410個,同比增長近12倍,累計簽發金額1228.78億元,同比增長近4倍。

代表性城商行佈局概況

上海銀行

上海銀行於2018年10月釋出了“上行e鏈”線上供應鏈金融服務平臺,並於今年4月新成立了供應鏈金融部,將業務模式擴充套件並覆蓋至核心企業採購、生產、銷售等各環節,同時運用大資料開始構建企業的信用模型。

“上行e鏈”以線上供應鏈金融服務平臺為核心,包涵3大類共15項產品,通過與核心企業共建平臺共享資料,掌握所需資訊流、資金流和物流,形成閉環管理。同時上海銀行通過與江蘇潤和軟體合作,引入區塊鏈技術,實現核心企業信用的可拆分、可組合支付,從而將核心企業的信用延展到二級、三級、四級供應商。2018全年上海銀行實現供應鏈金融貸款投放524.87億元,同比增長117.22%,在2018年上海銀行年會上,這一資料預期到2020年將提高至1000億元。

北京銀行

北京銀行佈局供應 “e商融”的交易市場綜合服務方案,藉助大宗商品交易平臺信用,為平臺交易商提供全流程金融服務,打造“供應鏈金融+資金存管”線上創新業務模式。在具體產品層面,推出了“京信鏈”的線上供應鏈產品,將核心企業信用延伸至上游多級供應商,實現應收賬款債權的拆分與轉讓。截至2018年末,北京銀行小微企業公司貸款餘額為4256億元,同比增長19%。

電商系民營銀行佈局概況

此外,其他電商系的民營銀行如微眾銀行、蘇寧銀行、網商銀行等亦在供應鏈金融業務上有所佈局。微眾銀行目前正基於區塊鏈技術拓展供應鏈金融業務,除了自身拓展核心企業的方式,微眾還提出了由微眾提供基層技術,與城商行合作開展業務的“銀銀合作”模式。

蘇寧銀行則在2017年9月成功上線基於區塊鏈的國內信用證資訊傳輸系統(BCLC系統),並2018年9月開創了“物聯網+區塊鏈”的動產質押融資先河,基於某企業的煤炭存貨蘇寧銀行給予了融資人動產質押的授信額度,併成功實現放款。同時,其區塊鏈+物聯網汽車庫融平臺,以及區塊鏈+物聯網3C商品監管平臺也已提上釋出日程。

隨著各家銀行在供應鏈金融業務展業的不斷深入,這一業務將在服務實體經濟的同時,為展業方帶來新的利潤增長點,金融科技技術的加成亦將持續推動市場業務模式的更新進化,並形成良性的業務生態迴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