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為官平庸,但面對八國聯軍,帶領“借來”的500人毅然奔赴前線

李秉衡,出生於1830年,祖籍山東,清乾隆年間由福山縣遷至奉天(今遼寧)海城。父親李輝德是清代官員,對其言傳身教影響深遠。當時,受制度影響,不是八旗子弟,想當官入朝只有“科舉”一條路可走,李秉衡的父親在他身上也確實下過一番苦心,可惜,李秉衡在科舉上始終沒有取得什麼進展,無奈之下,只好他父親只好花錢捐了個縣丞,李秉衡也由此進入仕途,歷任直隸(今河北省)完縣、棗強、寧津知縣,蔚州(今蔚縣)、冀州(今冀縣)直隸州知州,永平府知府和山西平陽知府。

他為官平庸,但面對八國聯軍,帶領“借來”的500人毅然奔赴前線

仕途

鴉片戰爭以後,一批晚清的官員與讀書人逐漸看到一個千瘡百孔的清帝國步履維艱,他們倡導“經世致用”,他們期望從自身所受的儒家傳統教育中尋找濟世的方案,所以他們認為漕運、鹽政等民生問題才是解決當時滿清困境的唯一出路,李秉衡也是如此,所以,他在為官期間,每到一地均精心吏治,深入瞭解下情,重點解決民生問題,在老百姓中口碑甚好,被稱為“北直廉吏第一”。後被擢升為廣東高廉道員、浙江按察使。未到浙江上任,於光緒十年(1884年)調補為廣西按察使,奉命前往鎮壓思恩莫夢弼起義。值得一提的是,在光緒下令重修圓明園時,李秉衡是第一個上書反對的人,在那個年代,自身清廉、又敢直言的官員還真沒幾個

真正讓李秉衡聲名大噪的是中法戰爭。當時中法戰爭爆發,主帥潘鼎新落荒而逃,前線群龍無首,亂作一團。署理廣西巡撫李秉衡召集諸將,推薦馮子材為前線主帥,得到大家的擁護。而後在李秉衡和馮子材的配合下大敗法國侵略者,只可惜,由於朝廷“議和派”佔據了主導,所以,中法戰爭最後以法國“不勝而勝”、中國“不敗而敗”而告終,這一度讓李秉衡和馮子材等人悲憤落淚,可是,位卑言輕,也只能無奈接受。光緒十四年至十九年(1888~1893年),李秉衡因病離任回鄉

他為官平庸,但面對八國聯軍,帶領“借來”的500人毅然奔赴前線

關於李秉衡的“還鄉養病”還有另外一種說法,就是李秉衡受儒家思想影響太深,為官多年,卻依然沒有熟悉官場運作,有時,因為一點小事就和上司據理力爭,很不受人待見。在甲午戰爭中,李秉衡曾多次參奏李鴻章用兵不當。說好聽了這叫“執著”,說難聽了這就是“迂腐”,懂他的人知道他是苦心一片,不懂他的人卻認為這是在“挑戰權威”。和李鴻章作對,後果可想而知。沒多久,就有不少人彈劾李秉衡,最終他被“回鄉養病”,一養就是5年。李鴻章在簽訂《馬關條約》之後成為眾矢之的,受到朝廷罷黜,這才又恢復了李秉衡的官職

替罪羊

光緒二十年,李秉衡被委以重任,調任安徽巡撫,可是還沒到任,新的委任狀就來了——轉任山東巡撫!為什麼這麼急?因為當時山東民間組織開始興起,朝廷想依賴李秉衡的“勤政”將事態儘快平息。李秉衡上任後也確實兢兢業業,但是,甲午戰爭之後由於朝廷同意了傳教士的進入,洋人在各地大肆興建教堂、發展教眾,而且依仗著洋人支援,教民對待百姓的態度很是傲慢,這種矛盾的激化可不是一個官員能解決的。

他為官平庸,但面對八國聯軍,帶領“借來”的500人毅然奔赴前線

恰在此時,發生了“梨園屯案”和“鉅野教堂案”。梨園屯案就是最早的義和拳領導人趙三多帶領近2000名梅花拳下屬衝擊了梨園屯教堂,造成一位教民被殺、20多戶教民家中被洗劫一空;而鉅野教堂案則是因為當地百姓夜晚衝進教堂錯殺了兩位借宿的德國傳教士。兩案併發,雖然李秉衡也火速偵辦了,但是,德國仍然不滿意,將軍艦開到了膠州灣,揚言要用武力佔領山東。

滿清政府剛經歷了甲午戰爭的慘敗,北洋水師幾乎完全被毀,這時看到德國軍艦,早嚇的精神分裂了,為了給德國一個“滿意的交代”,李秉衡就成了“替罪羊”,被革職,讓陝西布政使張汝梅接任,可惜,山東義和拳已經開始爆發,張汝梅上任沒多久,也因“辦事不利”被撤職查辦

再度出山

被革職的李秉衡又閒散了三年,1900年,在剛毅的推薦下,才被委以“巡閱長江水師”,雖然沒什麼實權,但是這可是“欽差大臣”,在級別上比巡撫和總督還要高。為什麼讓李秉衡巡閱水師?這就不得不說說慈禧老佛爺的“大智慧”了。長江水師是曾國藩當年的湘軍水師改編而成,雖然湘軍出身的李鴻章後來有了自己的北洋水師,但是一直也很關照長江水師,這就引起慈禧的猜忌,所以,專門找了李鴻章的死對頭李秉衡去巡視。慈禧對權臣的制約和提防絕對是無處不在

再說一下當時的環境,1900年,大家知道發生了“庚子之亂”,而李秉衡在巡查開始沒多久慈禧已經對列國宣戰,並要求各地派兵增援,但是李秉衡巡視範圍內的兩江總督劉坤一、湖廣總督張之洞卻正在和洋人密謀“東南互保”,李秉衡的到來顯得極為礙眼,而且李秉衡剛一到任就把長江水師的最高官員——提督黃少春給彈劾了,黃少春可是劉坤一的心腹,這無疑給了劉坤一一個“下馬威”,面對油鹽不進的李秉衡,劉坤一和張之洞很為難,於是想到了一個打發李秉衡的辦法

救駕

這天,劉坤一和張之洞拿著朝廷讓增援的電報去見李秉衡,聲稱此乃國家危難之時,願意提供一支隊伍讓李大人統領先行進京護駕,他們安排完之後也將火速前往。李秉衡當然知道他們這是要趕自己走,但是北京也確實危在旦夕,權衡之後,還是決定先進京救駕要緊,於是,李秉衡就帶著這500人的隊伍回奔京城。在李秉衡回到北京時,八國聯軍已經攻下天津,整裝之後就要向北京而來。此時的北京城人心惶惶,慈禧更是提心吊膽,聽說李秉衡帶人前來“護駕”,那些王公貴族紛紛湧上街頭夾道歡迎,慈禧也深感欣慰,別說帶了500人,就是一人不帶,李秉衡在慈禧心裡照樣是個英雄,因為“救援令”發出多日,李秉衡卻是第一個新面孔。李秉衡的到來,慈禧像是抓了根救命稻草,對他言聽計從,並提升他作為榮祿的副手總攬保衛京城事宜

他為官平庸,但面對八國聯軍,帶領“借來”的500人毅然奔赴前線

面對榮譽,李秉衡也有點飄飄然,他建議慈禧“殺雞儆猴”,他沒有點名,但是慈禧知道他說的是什麼人。於是太常寺卿袁昶和禮部侍郎許景澄就首當其衝,成了刀下之鬼,因為他們都是張之洞的門生,長期以來也是張之洞在朝廷的眼線。李秉衡都帶兵到京了,那邊還是沒有動靜,不給點“提示”是不行的。而後,還處決了兵部尚書徐用儀、戶部尚書立山,他們的罪名都是“反戰”,這也算是為李秉衡壯壯威

8月5日,北倉和楊村防線吃緊,這是北京城牆之前的最後一道防線,一旦失守,八國聯軍便可直達朝陽門。李秉衡在前往通州坐鎮時找榮祿要兵,榮祿表示:沒有。沒兵總得有點裝備吧?榮祿還是:沒有!無奈之下,李秉衡只好帶著他那500“親兵”悲壯地走向戰場,他還和士兵立下“寧為國而捐軀,勿臨死而縮手”的重誓!榮祿真沒兵嗎?他1萬多人的中軍圍攻使館區2個月,打了4000發炮彈和100萬發子彈硬是沒拿下只有400名士兵的使館區!為什麼?因為榮祿怕打死洋人被“秋後算賬”,所以,炮彈和子彈都是朝天亂打的,讓慈禧聽聽響就好

悲壯

到了通州,李秉衡才發現自己的幼稚,因為按照數字顯示應該是1萬5千人,可這些數字都是虛報的,總人數也就7000人左右,打了五折還多,而且全都消極怠戰,問及緣由,答“許久沒有餉銀、連吃飯都成了問題”。這樣的隊伍怎麼去抵抗八國聯軍?

8月11日,日軍工兵用炸藥炸開了通州的大門,在李秉衡“不要跑、為國盡忠”的呼聲中,所剩無幾的士兵一鬨而散,只留下李秉衡孤身一人。李秉衡知道自己退無可退,失守已經是大罪,況且自己是立過誓言的,在隱約看到八國聯軍的身影時,李秉衡服毒自殺,以死殉國。

他為官平庸,但面對八國聯軍,帶領“借來”的500人毅然奔赴前線

李秉衡用鮮血捍衛了自己的尊嚴,也捍衛了“書生般”的執著,也許他迂腐,也許他自大,但是他臨死前的悲壯卻顯然比那些高居朝堂的官員要高尚一百倍。李秉衡是悲哀的,生前是,死後亦是:在廣西抵抗法國軍隊的鎮南關大捷中,他功不可沒,可史書中卻只有馮子材,沒有李秉衡;他死後曾被追諡為“忠節”,但在八國聯軍“清算”時,被追回了一切封號。

歷史上對李秉衡最中肯的評價可能就是《清史稿》:“秉衡清忠自矢,受命危難,大節凜然,此不能以成敗論也。聯軍之佔津、海也,長驅而入,唯士成阻之;俄兵之侵龍江也,乘隙以進,唯壽山拒之:固知必不能敵,誓以一死報耳。榮光爭大沽,鳳翔守愛琿,雖已無救於大局,而至死不屈,外人亦為之奪氣,何其壯哉!"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