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中國最強外包公司開啟數字化轉型,能否吃下32萬億大蛋糕?


曾經中國最強外包公司開啟數字化轉型,能否吃下32萬億大蛋糕?

數字化轉型話題由來已久。作為領先的新興科技服務商,《麻省理工科技評論》中文版長期關注中國企業數字化轉型的道路。而在人工智慧、物聯網等技術飛速發展的今天,企業更面臨如何通過內生研發或外部引進完成“數字化轉型 2.0”的新挑戰,“Beacon”專欄應運而生。本專欄從技術如何撬動變革的角度,對話這一領域的實踐者、思想者和服務者,沉澱經驗,啟發思想,推動改變。第二期“Beacon”對話軟通動力執行副總裁兼首席數字官彭強。

如果往前倒退 10 年,市場對於軟通動力的印象一定是一家外包公司。為了趕上由當時世界 500 強所掀起的“新千年公司發展新模式”的浪潮,軟通動力在 2004 年正式踏上了軟體外包服務的道路。

軟體外包放在過去,並不是一個人們所熟知的行業,甚至於有很多人連軟體都不知道。可是 1999 年,BPO(業務流程外包,Business Process Outsourcing)全球市場的增長率已經達到了 23%,2004 年時 BPO 全球產業值飆升到了 3000 億美元。

軟通動力最初成立的 8 年以來,憑藉著軟體外包業務,實現了每年 100% 的營業額增長,在 2008 年時達到了 115%。中國頂級期刊《時代經貿》(ETU,Economic & Trade Update)更是為該企業刊文《團隊的力量——稱雄服務外包的軟通動力》。

隨著時代的革新,產業格局因為網際網路、資料等等新生詞彙發生了變化,軟通動力也啟動了他們的數字化轉型計劃。

曾經中國最強外包公司開啟數字化轉型,能否吃下32萬億大蛋糕?

軟通動力的數字化轉型業務分為多種類別,適用於不同企業的不同階段。有一種叫做數字化轉型諮詢,顧名思義,即針對客戶的需求和痛點制定相應的發展方針以及解決方案。數字諮詢業務所指的並不是幫企業拉根網線那麼簡單,其真正的含義是通過對市場的調研、剖析需求,從而提出運營建議和整體策略,再根據此來開發相關的軟體應用。

當然軟通動力的諮詢服務是一條龍式的,也就是說諮詢業務完成後,軟通動力大量的軟體人才可以立即著手開發。

軟通動力風險資料集市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它可以實現從單一賬戶、客戶層次到產品、行業等組合層面的不同粒度資料儲存,而底層資料的技術整合和預置資料質量檢核規則和核帳檢查規則引擎,則保證了風險資料的完整和準確。那麼對於客戶企業來說,其風險就會降低。

軟通動力執行副總裁兼首席數字官彭強說到:“農業社會進步到工業社會也有類似的問題,牛耕地不也挺好的嗎,為什麼要換機器呢?效率才是關鍵。現在企業可能看不出來數字化轉型前後的差別,但是這是一個長遠的問題。金融行業最為明顯。”

“你不動,別人就把肉吃了。”

目前軟通動力主打的客戶為金融、保險、電信、零售,在全球 500 強中,有 90 多家為軟通動力的客戶。也正是由於軟體外包業務的開路,才致使軟通動力擁有了能夠提供諮詢業務的能力,彭強繼續介紹著軟通動力的輝煌戰果。說著說著他突然停下來了,“軟通動力的牌子夠硬,但是不夠響。”

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在於文章開頭所提到的,人們普遍停留在“軟通動力是一家外包公司”。事實上以某全球領先的管理諮詢和資訊科技公司為例,其 IT 服務人員約為 20 萬。軟通動力想要讓自己數字化轉型業務的名聲更響亮,勢必要攬下大量的新客戶。

曾經中國最強外包公司開啟數字化轉型,能否吃下32萬億大蛋糕?

B2B 業務中,很大一定程度上看的是客戶關係,古人常說“人叫人千聲不語,貨叫人點首自來”,不過在對企業的業務中,這一法則並不完全適用。軟通動力希望自己能夠拓寬客戶層面,彭強解釋稱,迎接更多種類的客戶也是一種成長,無論是對於企業,還是對於員工。

目前軟通動力有 5 萬多員工,工程師主力是 90 後,尤其是開發測試等崗位,基本上都是 90 後。90 後有屬於 90 後的文化,軟通動力也做了一些探討,如搭建了中臺,包括人才資源和發展平臺、企業服務平臺、數字化與技術服務平臺等,使組織更靈敏更健康,使員工可以靈活調動,使年輕員工更容易放到關鍵崗位上。

“這個公司除了我以外都很年輕,但是我也沒閒著,也在努力學習。”彭強一邊笑一邊說著“年齡不是一個問題。”

除了數字諮詢外,軟通動力還提供眾多端到端的解決方案,如智慧供應鏈平臺解決方案。這是一種對採購、訂單處理、跟蹤、倉儲、物流和金融保險等供應鏈各環節實現智慧協同、剔除冗餘環節,把供應商、製造商、銷售商和終端使用者連成一體服務。

曾經中國最強外包公司開啟數字化轉型,能否吃下32萬億大蛋糕?

這種智慧供應鏈是多種層面的一體化關係系統,在 ERP(企業資源計劃,Enterprise Resource Planning ) 層包含需求、採購、補貨、庫存優化,讓客戶可以第一時間瞭解到目前的出納狀況。通過訂單管理系統的連線,ERP 可以直接與倉儲管理系統、運輸管理系統和物流結算管理系統等多種系統的掛鉤。

同時,這種智慧供應鏈平臺還允許生產商、承運商、供應商、經銷商的接入,實現多方同平臺協作。就成本而言,智慧供應鏈平臺會自動將企業需求對接到供應商訂單管理系統,提高供應商操作效率;自動規劃取貨路線,提高車輛裝載率,降低物流成本;精確控制供應商送貨時間,指導供應商備貨,降低庫存成本;實時跟蹤車輛,指導車輛入場,提高物流效率。

與供應鏈相對應的就是生產製造中的協同開發了,軟通動力提供了產品設計、生產製造協同功能,可以允許產業鏈上所有企業都能共享客戶、設計、生產經營資訊,從而縮短產品週期。

當然,多年深耕數字領域的軟通動力還有很多種數字化業務,比如他們和百度合作無人車等等。《中國數字經濟發展白皮書 (2017)》指出,到 2020 年,我國數字經濟規模將超過 32 萬億元,佔 GDP 比重高達 35%,數字經濟在我國經濟中的比重不斷提升。

相較於 2004 年的軟通動力,如今該企業瞄準了一個更龐大的市場,而軟通動力也早已走向了全球。軟通動力的業務主要面向中美兩地,即使是美國企業簽單中國執行,亦或是中國簽單美國執行也都可以實現,彭強表示這對軟通來說反倒是一種便利。

誠然,軟通動力在數字化轉型業務上有著絕對的優勢,離不開 10 餘年前的綱領。但是如今,軟通動力需要面對的競爭對手是強大的國際企業。彭強從不避諱關於競標的問題,他說:“他們確實挺厲害的,不過不碰一碰誰知道結果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