孵小雞、拍汽車?求求老師不要再佈置這些奇怪作業了!

每天輔導作業,都是一天中最頭痛的時間。不僅僅是因為自家孩子作業不會做,或者一寫作業就磨蹭,怎麼教都不會,還有一個讓我很苦惱的原因,就是老師有時候佈置的作業簡直太“奇葩”了,這不是給孩子佈置作業,是變相的給家長制造難題,令人費解,抓狂!

孵小雞、拍汽車?求求老師不要再佈置這些奇怪作業了!

前段時間小核桃看到深圳一個幼兒園,老師要求家長給孩子拍「我家的車」,用來張貼在班級的主題牆上。而且老師跟家長特別強調,合照中的車,必須是真車,不是玩具車。

孵小雞、拍汽車?求求老師不要再佈置這些奇怪作業了!

這個作業讓小核桃摸不著頭腦,給我帶來一種調查家庭情況的感覺。

在這裡小核桃不禁想反問下老師,如果是家裡沒有車的情況,該怎麼去完成這道作業

更讓人擔心的是,當孩子看到別人家都有車子照片,而自己家卻沒有,家長們該如何去安慰?

假設孩子不來問,他心裡也會很難受,在同學面前會抬不起頭來,在他幼小的心靈埋下自卑的種子。這又該怎麼解決?

還有一個學校裡也出現了類似無理的作業,要求做汽車模型,還要寫上牌子和買的時間。

孵小雞、拍汽車?求求老師不要再佈置這些奇怪作業了!

沒有最奇葩,只有更奇葩!

對於這種帶有“攀比”“歧視”類的作業,小核桃覺得根本毫無意義,對孩子的學習,興趣沒有實質性的幫助作用,不僅讓孩子“無從下口”,也讓家長左右為難,極其尷尬。

前段時間清明節,有學校要求做清明踏青手抄報。這個實踐作業就非常有意義,可以帶著額孩子一起郊遊,鍛鍊孩子的繪畫,文字創作能力,也能夠促進家長和孩子的距離,拉近親子關係。

像80後家長們應該都有這樣的一段記憶,小時候一到春天會養蠶寶寶,還有抓知了,充滿趣味。可是部分學校給學生布置的實踐作業卻有點不符合實際情況。

比如,杭州某老師佈置了一項奇葩的科學實踐作業——在家孵小雞。要求學生要每天進行觀察記錄、拍照,最終出一張記錄表,寫下總結,不完成就得不到相應的學分,而且學分值相當大。

孵小雞、拍汽車?求求老師不要再佈置這些奇怪作業了!

這就讓家長們很崩潰:孵不出來愁,孵出來更愁。因為,在家孵小雞並不是一個輕而易舉的活,要給小雞佈置溫暖的家,要隨時觀察,照料,這對於上班的家長來說不可能24小時顧及到。

孵小雞、拍汽車?求求老師不要再佈置這些奇怪作業了!

而且就像圖片裡這位家長說的,現在在高樓林立的城市家庭,有誰願意在屋內養活禽呢?假設真的孵出了小雞,又該怎麼照料,不僅影響自家環境衛生,同時也給左鄰右舍帶來不便。

孵小雞、拍汽車?求求老師不要再佈置這些奇怪作業了!

在家孵小雞,看似給學生布置的實踐作業,其實也是給家長出難題。到頭來還是家長在親力親為,孩子就觀察一下,瞭解個過程而已。

所以,從購置孵化小雞的蛋,到成功孵出的小雞放在哪裡養?所有這些繁瑣的事情都需要家長來勞神費力,真得好心累!

在小核桃看來:老師給學生布置的實踐作業更多的要考慮貼合實際情況,站在學生和家長的角度看待問題,作業的難度取決於孩子是否能夠獨立操作和完成,否則,不管多有創意的實踐作業,對孩子來說也無益,還讓家長苦不堪言。

給孩子佈置作業理所當然,但是上海以幼兒園的老師索性給家長們直接佈置了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孵小雞、拍汽車?求求老師不要再佈置這些奇怪作業了!

有家長說到:本來做工作就很繁忙,還為了這個事情寫到凌晨三點。

孵小雞、拍汽車?求求老師不要再佈置這些奇怪作業了!


孵小雞、拍汽車?求求老師不要再佈置這些奇怪作業了!

這“一萬字觀後感”是不是讓你想起了學生時代被作業支配的恐懼?

對此,許多網友也忍不住吐槽:“寫出來老師認真看嗎?““不寫能怎麼地?開除小朋友嗎?”“生完孩子,你還得念一遍幼兒園,一遍小學,一遍中學。”

一萬字對於家長來說確實很難達到。有家長說,他平時一般都是6點半下班到家,陪孩子看會書,再把亂七八糟家務事做完都8點了。然後看1小時網綜,此時9點。寫觀後感5小時凌晨2點。早上5點半起床。一天睡3.5小時?這對於他來說明顯不現實。

有個網友說到:

留作業的質量是能力問題,可以沒頂級的能力但至少要用心對待自己的工作。這是一種人生態度的反應,我不認為連工作都不能用心隨便敷衍的人在其他事上是認真的。也不認為他適合教育孩子。我孩子的老師哪怕是個文盲也無所謂,但是我希望他是個有愛心有耐心又積極的人。

的確,如果小核桃是家長收到這樣的作業,比孩子不會寫作業還要氣出病來,家長們哪有這個閒工夫去看綜藝寫作文,家務誰來做?孩子誰來管?飯誰來燒?上班不上了嗎?

現在,「陪孩子寫作業」的話題不斷引起關注,小核桃還記得前段時間,有個家長陪讀時還被氣出了心梗,甚至看到還在朋友圈“嫁女兒求親家”輔導作業的。

有時候不是教不會,而是作業本身太難了或者太奇葩了。

當然,但小核桃也相信老師絕不會是有意為難孩子,不過老師在佈置作業的時候是沒有考慮到孩子們看問題的視角會與成年人不同,他們有時候會“腦洞大開”。

就像北京教科院課程中心課程室主任朱傳世曾說過:

“作業也好,上課回答問題也好,都是為了訓練孩子的思維,對於那些多角度思維的問題,任何一個角度的問題都有成立的條件,才會有相應的結論”,“奇葩”作業問題也是如此,要對老師、孩子、家長三方的問題都有充分的理解,“否則三方都站在自己的角度上思考問題,就會自說自話了”。

在教育孩子的宗旨上,老師,家長從來都不應該是對立面,知識的積累需要系統科學的方式,所以才有了老師以及學校。

希望在佈置作業上,老師能站在多個角度考慮問題,作為家長的,自然不是怕辛苦,能做到的全力配合,也希望所有的努力付出,能讓孩子學到更多的知識,變的更優秀。

*文章內容來源於家長樹,如涉及侵權請聯絡刪除。

相关推荐